切换到宽版
离线游荔生
 

发帖
7310
金钱
23006
贡献值
992
交易币
4
好评度
5704
家乡
莆田
性别
|ERf3  
"KKw\i  
木麻黄林 l_i&8*=Px  
r:U/a=V  
y4N2gBTKu  
2rWPqG4e  
那是1996年春天的故事,妈祖的故事,很美的故事,木麻黄林的故事。 6=p!`DOd  
%fIYWu`X  
1996年,三月份,春天。湄洲岛的海滩边上,风吹着一片木麻黄林,沙沙地响。 hiw>Q7W  
Ov@vNj&  
从一大早,就断断续续地飘着细雨。偶尔,太阳也会露出温和的脸,把阳光洒在海面和树上。湄州岛上,春天的季节是最美丽的,但天气总是变化无常。天空上,有时布满阴沉的云块,有时又蔚蓝,明亮。 giHqc7-PaX  
T-y5U},  
木麻黄树上的叶针轻声地响着。声音,有时像初秋清晨那快乐的海涛,有时象夏日黄昏那柔和的私语,让人听到了以后很愉快。 Ge ?Q)N  
VK% j45D`  
飘过细雨的林中,一会儿是云影,一会儿是阳光。树叶上,细细蒙上一层柔光。从树林中往外望,海滩上的细沙会忽然闪出金黄耀眼的光芒。那是有名的黄金沙滩。 /pL'G`  
b!T-{Ns6  
木麻黄的叶针,一年四季常绿。在某处,长着不知名的一种草,春天到了,悄悄开放着金色或红色的小花。可以清楚地看到,当阳光穿过树林的枝叶时,小草和小花和谐地放射着光彩。 i> dLp  
kC iOcl*$  
鸟声几乎没有。只有风声和海涛。  @7J;}9E  
sMcN[r  
临近中午的时候,林子里阳光灿烂,四面八方明亮一片,欢乐的树林辉映着碧蓝的天空。 dMK\ y4#i  
3Qd%`k  
这时,林子中,走来了一位年轻的渔家姑娘。她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,坐下来,低头沉思。两只手自然地放在膝盖上。其中有一只手,好像拿着一个什么东西。淡红色的衬衣,领口和袖子都紧紧地系着。 ]Cp`qayct  
<f;X s(  
她长得很好看,一头短短的黑发,圆圆的脸庞。因为日晒,肤色微微有点黑。这种淡黑色,生活在海边的人大多有。 (^$SM uC  
%$F_oO7"  
她的头始终低着,眉清,还有高高的纤细的眉毛;目秀,还有长长的睫毛。这睫毛是潮湿的。哭过的痕迹,连嘴唇边也有,阳光一照,更明显。一张好看的脸,上面有一个略显圆鼓的鼻子,好像不合适,但还是相当美的。 }'4aW_ta  
:Fi$-g  
她的脸上有着生动的表情,温厚、柔美、感伤和期待。这种期待中,又充满着稚气天真的疑惑。她在等一个人。 ~8EzK_c  
-+W E9  
远远地,有了些身影的动静,她为之一振,脸色有些红了起来。声音越来越近了,终于可以听出,那是急切而果敢的脚步声。 _f@nUv*  
W_[ tdqey  
她挺直了身子,但很快又恢复了羞涩的原样,一丝不苟地听着脚步声。那眼神又有兴奋,又有喜悦。 @"n]v)[4  
*#j_nNM4  
她望了望那一片密密的木麻黄林,望见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。那是她的未婚夫,两年前订的婚。她仔细地看了看,脸便更红了,呼吸有些急促。嘴角间,渐渐地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。姑娘的感伤总是短暂的,笑容才是经常的。她好像是要站起来,却又马上低下头。神态跟着紧张起来。直到那个小伙子走到她身旁,她才抬起那双秀丽而温情脉脉的眼睛。 z0?IQzR^T  
!"dAwG?S  
小伙子的服装挺时髦,所有的纽扣都扣着,扎了一条崭新的领带。衬衫的领子碰到了他的耳朵。眉毛粗粗的,脸上黑里透红。 9 OZXs2~x  
~c@@m\C"b  
看到姑娘,小伙子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还伸出手来,摆弄着自己的头发,两个人坐着。 7,FhKTV1/  
{11xjvAD  
“怎么,”他开口说话了。眼睛望着树林外的大海,“你在这等了很久了?”姑娘没有立刻回答。 CM;B{*En  
yo :63CPP  
“很久了。”她的声音低得让人无法听清楚。 l]S%k&  
ov,[F< GT  
“唉!本来要早些来的,可是我太忙了。”他抬起手,看了看手表,接着说:“明天,我又要出远门了。这二年,运气好像不大好,生意总是不大顺,这一次或许会好点。” hZ-?-F?*@  
5QZ}KNJ|t~  
“明天?”姑娘吃惊地问道,双眼盯着他。小学、初中,二个人一直是同学,也常一起来这海边玩。但姑娘还是再仔细看了看这位小伙子。小伙子要出门,她知道,但没想到这么快。 "-g5$v$de  
h=dFSK?*D  
“明天,……哦,得啦,得啦,你不要哭呀,”他提高了声音,“哭有什么用?” b 4A1M  
oT"7O 5v  
“你明天要走?”片刻之后,她又问小伙子:“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起去呢?也许二个人一起去 ,会赚更多的钱。这二年,你总说不赚钱,我放心不下。我的一点点积蓄全给你花光了。” o>A']+`E u  
b?k6-r$j  
“好了,不是明年,就是再明年,你和我一起去,”他慢条斯理地说:“这一次,我要去的是东北,那儿的天气你适应不了。” @s|yH"  
lF~!F<^9  
“谁说我适应不了?我在这岛上,跟着父亲打渔,受的苦还少吗?我的那些钱,来得容易吗?”姑娘说。 p_CCKU  
Vn?|\3KY  
“不,不止这一些,你,还要多见识一些世面。”说这些的时候,小伙子有点骄傲。 kg^5D3!2{Q  
UH#S |o4  
她默不作声了。 /`g~lww2O  
6yXN7L==x  
过了一会儿,姑娘把手上的一样东西拿给他。 _vUId?9@+e  
CykvTV Q  
“这是什么?” z 9~|Su  
Xe@:Aun  
“是护身符,”姑娘回答说:“前些天,三月二十三,我去妈祖庙许愿,特意为你要了这个护身符。也许,它会带来好运气。你看,多漂亮啊。听我妈说,妈祖可以保平安的,可以保佑发财,还可以让姻缘美满。许多人都说很灵验的。” .ViOf){U\  
\8/$ZEom  
小伙子拿着护身符,小心地看了看上面的塑像,同时又看了看大海,姑娘望着他,眼神中充满着祝福和温情。小伙子,妈祖护身符,寄托了姑娘的全部梦想。 JF(&+\i<p  
fDKV`  
但是,小伙子似乎并不在意这些。他拿出一个东西,嘴上说着什么。 ,XsBm+Q(  
O{wt0 \P  
“这是什么?”姑娘忍不住问了出来。 SD]rYIu+  
)KUEkslR:  
“电话,手提电话!”他兴致勃勃的高声回答。 ~~{+?v6B]  
,W5!=\Gg(  
“干什么用的呢?” g!!:o(k  
v6O5n(5,,  
“联系业务。” ?5rM'O2  
7 MG<!U  
“让我看看。” Y(h (Z  
%Hy.  
他把手机给了她。 A4f;ftB  
oE$zOS&2  
“当心点,会用吗?”他好为人师地指导着,“这样,这样。” s|-g)  
>^Y)@ J  
“这么高级啊!”她叹了一声。 <M M(Z  
?oQAxb&  
沉默了一阵。 A:,R.P>`C  
Nj`Miv o  
“高级的东西,多着呢,”小伙子又说话了,“去年,我在北京,那飞机,那车,那高楼……太好了!”姑娘像小孩一样出神地听着,她似乎是在听一个心目中的英雄的传奇故事。 ^+cf  
C,:3z  
“我何必讲这些给你听呢?反正你又听不懂!”“为什么,我懂,我都懂。” DzX5_ kA  
rJK3;d?E  
说着,姑娘低下了头。 O [GG<Um  
+~RiCZt  
“该走了。”小伙子说。 bJ~]nj 3  
s)W^P4<  
“再呆一会儿吧。”姑娘说,“你想知道我在妈祖许什么愿。” h_L-M}{OG  
H `Fe |6I&  
“什么愿?” u$d T^c  
62Yi1<kV@  
姑娘想了想,说,“我许愿说,你一路顺风,再有你赚一些钱,不要太多,够买点家具就可以了,再有就是我们明年结婚,过二年,生个男孩子。”姑娘的语气,充满了虔诚。 1I^[_ /_\y  
<)+9PV<w  
说完了这些话,两人就悄然地走出了木麻黄林。小伙子把那个护身符放在口袋里。 PvX>+y5  
vFXih'=_  
太阳高悬在淡白洁净的天空中,它的光芒照在这一片木麻黄林中。海风吹打着树木。木麻黄林的每一片树叶,也默默见证着这位姑娘和护身符的故事。妈祖的每一个故事,都十分优美动人的。 %{g<{\@4(;  
Hzh?w!Ow  
自从有了那妈祖庙以后,妈祖就很少让人失望过。妈祖心太软。妈祖祝愿所有善良的人们,大海可以作证。 yZ=wT,Y  
i/`N~r   
第二年的春天,湄洲岛。 ^6`"f  
FP=%e]vJ  
人们在木麻黄林边上的一座新房子里,看见了一些朴素但崭新的家具,看见了一位身着笔挺西装的新郞,新郎正是那位木麻黄林里的小伙子,也看见了一个喜洋洋的新娘,就是那个虔诚地去妈祖庙许愿的姑娘。 -v#0.3zm  
Kf#9-.}?  
第三年的春天,人们又看见一位眉清目秀的渔家女抱着一个婴儿,眉开眼笑地来到妈祖庙,悄悄地烧了三柱香。临走的时候,又带走了一个护身符。 1>bG]l1//  
M q;m+{B  
此后的有一天,木麻黄林的旁边,又盖起了一座大房子,房子的主人有三位,男的穿西装,女的做家务,至于那个快乐的小男孩,人们可以看见,他老是朝着海边的那个沙滩望去。人们还可以听到,风吹着木麻黄林,沙沙地响。小男孩的胸口上,可以看见有一块闪亮的妈祖护身符。 Qvt  
"HSAwe`5jU  
湄洲岛的木麻黄林,产生了许多美丽的爱情故事,见证了许多劳动致富的动人传说。 r=l hYn  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