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离线游荔生
 

发帖
7310
金钱
23006
贡献值
992
交易币
4
好评度
5704
家乡
莆田
性别
+ >!;i6|  
记收音机 ]eV8b*d6  
水中花朗诵散文之一 pTuS*MYz  
`EQL" =)  
eszG0Wu  
l}P=/#</T  
长日诵诗临水坐,鸟啼花落不曾知,我“作家梦”的部分内容是朗诵。朗诵的声音,字正腔圆落地有声;朗诵的声音,气势恢宏排山倒海。“午夜的收音机,轻轻传来一首歌……”熟悉的旋律,让我回想起朗诵的记忆。2022年的秋天,我修改自传,又一次梳理作家梦、朗诵和“水中花”。岁月如水,永不停歇地流。“水中花”中那诗意,成为我的一抹光亮。 NX&_p!_V  
rS Ni@;   
新妈祖,传递台湾和平统一信息,靠朗诵。朗诵象青山稳健峻朗,如劲松刚毅挺拔。笑看人间百态,纵观云倦月疏。如歌的岁月,流淌着一缕缕如歌的记忆。岁月是一坛陈酿的老酒,历久弥香,久久回味;朗诵是美丽的同一首歌,扎根沃土,四溢芳香。岁月是一幅挥豪的油画,泼墨之处,山水浸染;朗诵是一条不绝的河流,瀑布飞跌,欢腾向海。我的朗诵记忆,与收音机有关。 4 H&#q>  
x|29L7i  
岁月匆匆像一阵风,那承载许多年记忆的收音机,已没了踪影。世界上任何东西都留不住时间,唯有印刻在内心深处的回忆,才能让岁月变得厚重。在我记忆中,收音机陪伴岁月,似一束束阳光照亮我前行的路;似甘甜的雨露,浸润了我的心田;似逝去及健在的亲人,温暖着我的心。收音机带给我的不仅是听觉上的盛宴,还有温情岁月。 c4zR*  
,]/X\t5]D  
我喜欢听《小喇叭》节目;今天,还喜欢;听到清脆悦耳的“哒嘀嗒 哒嘀嗒 哒嘀嗒……滴……嗒……小朋友,小喇叭开始广播啦”的开场白,就会兴奋不已。孙敬修讲故事,语调朴实亲切,娓娓动听,即便到新时代依然记忆犹新。《小喇叭》的语言通俗浅显、自然亲切、形象生动、爱憎分明,对我写八股诵,有启发。 @KUWxFak  
bQ5\ ]5M  
四十多年以前,我在上海读理工科大学,爱听《电影剪辑》栏目,电影《庐山恋》等,在收音机里播放过。宿舍里,“听”电影,也很有趣的。或许,收音机是我年轻时深深的烙印,不是印在书页上,而是烙在心头,带着一点伤感,带着一点怀念,带着一点无奈。我的自传小册子《我的第一个大学》,“收音机”的元素有一点点。 t3^&; &[  
]]Ufas9  
那时,我生活难,“海派”的声音,孙道临、童自荣、乔榛、丁建华等,给了我活下去的力量。收音机里还有小说,那时上海电台播长篇小说《青春之歌》,林道静的故事深深吸引着我。播音员的声音很洪亮,优美,那小说世界,对我仿佛一下子便精彩起来了。后来,我为湄洲岛写“水中花”朗诵散文,朗诵者“林晓静”,与林道静有关。 h FBe,'3M  
[a<SDMR  
“林晓静”,我的一个完美的学生。“林晓静”,意思是: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。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在苏联《青春》杂志上发表,数次搬上银幕,引起世界范围关注和好评,上海电台播这个非常优美的小说。小说中的俄罗斯第一美女“冉妮娅”,我的印象非常深刻。俄罗斯的文学水平,其实非常高的。我,很喜欢苏联的小说。 ^d73Ig:8q  
0Y5_PTWb+Y  
冉妮娅穿着军装,却掩饰不住爱美的心思,染着红发、有时髦的靴子,目光自信高傲。以美貌著称的丽达,忍不住仔细打量她。冉妮娅穿着性感的丝绸内衣,时不时打理头发。她为了保护丽达和准尉,引开德军,一边射击,一边奔跑,一边唱歌,仿佛要让全世界听见她心中的热忱。那一刻,冉妮娅像风之女神,比谁都快;她像森林女王,比谁都强。 )BfAw  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